麥浚龍的《初開》

聽過麥浚龍的新歌《初開》,我想起芥川龍之介的《南京的基督》,看到的是兩個為世所迫的雛妓,以兩個不同方式尋求救贖。

一沙一世界,剎那即永恆。少女的初夜就如混沌初開,在破身的一剎打開了永恒慾望的開關。慾望打開後是釋放,抑或是無窮的苦?這或要在往生的一刻回看,才可 明白。佛陀說,苦來自於慾望太多,要消滅苦,就先要消滅慾望。就像《初開》最後,無名的女主角大概是想籍著擦拭塵埃,回歸清淨無染的本性吧。没有慾望,也 就没有苦,這或許是真理吧。

但世間本無真理,真理是由人自由詮釋的。正如《南京的基督》中的另一位雛妓宋金花,她没有執迷於慾望與痛苦,只知道賣身是為了養家;也没有質疑過自己不能 上天堂,因為深信基督自會體諒凡人的困境。最後她甚麼也没有做,卻幸運地在身體及心靈都得到救贖。是她的樂觀救贖了自己,抑或是冥冥中的上天保佑,又或是 因果在起作用?

經過多少快樂與不幸,人終究殊途同歸。所謂救贖,就是令自己好過一點吧。是直接面對,還是自欺欺人,全在一念之間。但擅於自欺欺人的宋金花,應會活得比執著於抹塵的女主角輕鬆快樂吧。

p.s. 首歌係MOOV有得聽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