鬍鬚佬來稿:留鬚心路歷程

編按:眼見不少偉大的佬都喜歡束起鬍鬚,令佬訊一直好奇:到底是鬍鬚成就了他們,抑或是他們將一把大鬍子捧上神枱?奈何佬編受先天所限,始終長不出又濃又密的鬍鬚,唯有借有鬚朋友的經驗,同諸君分享,同時滿足一下自己的FF。

佬編吩咐寫留鬚心路歷程,我第一時間以掌心輕輕摩擦下巴的鬚,回想初衷。

記憶所及,開始留鬚是中四、五的事。當初動機已忘記,大概是想看來老成一點。小弟所讀中學校規寬鬆,同學的髮型、髮色層出不窮,鬍鬚這些小事當然沒人來管。最初參考對象是全盛時期的皮里斯(Robert Pires),他由下唇至下巴那道淺淺的一字鬚,確是別開生面。可惜正如阿仙奴年年爭冠年年落空,理想與現實總有出入:試過勤剃鬚刺激生長,也試過放羊吃草,任由它隨地心吸力生長,但效果不彰。翻看舊照,只見唇下的倒三角黑影,淺淺一片,與皮里斯相距十萬八千里,連商品說明條例也不必引用。

ROBERT PIRESARSENAL v CHARLTON 28/3/2004 PHOTOGRAPH : MARK PAIN
ROBERT PIRES ARSENAL v CHARLTON 28/3/2004 PHOTOGRAPH : MARK PAIN

留鬚和投資一樣,最緊要順勢而行。毛髮來去不留人,我亦不強求,入大學時便改留短山羊鬚。當時雖無住宿舍,但裝扮之hea與宿生不遑多讓,幾乎每天都穿短褲涼鞋上學,再加上短山羊鬚,簡直就是(自以為)大隱隱於市的曠世學者。君不見Karl Marx、Max Weber、Emile Durkheim都是大鬍子,而且鬍子越長越濃,學問越深越高?對知識的崇高敬意,盡在其中:就算不熟書,鬍子也要認真蓄,裝出有學問的模樣。

west
由左至右:Karl Marx、Max Webber、Emile Durkheim
east
東方哲人版:孔子、老子、荀子

山羊鬚看似隨意,實則打理頗考工夫。有人會用beard trimmer細意修剪,我比較懶,通常用普通剪刀將最下端的鬚修至長短相若,然後兩側留些短鬚點綴。山羊鬚不只為留著好看,也有實際用途:無聊時以手背推推鬍子,思考時以掌心輕揉,既可拖延時間,又可以手掩口方便在不方便的場合爆粗鬧人,是居家旅行、殺人滅口的必備良藥。

雖然大學時也因蓄小鬍子而有女同學搭訕,但整體上鬍子與異性緣是沒有必然關係的。型人沒有鬍子依然很型,不型的就……也有朋友的長輩見我戴一副玳瑁色賽璐珞眼鏡加小鬍子,問我是不是設計師,這對不太型的我來說,實在是最大的恭維。

出來社會工作後,情況有點不一樣。香港人似乎較歡迎白淨小生,對留鬚男人有不少先入為主的定型。因為不少人以為留鬚的人都比較放任、難以管束,我見工時都會先把鬍子剃淨,潛台詞是「望咩丫望你都想係想我一日坐係電腦前面十個八個鐘專心做野je」。但其實細心一想,留鬚講求自律、講求專注細節,這根本就是優秀僱員的特點。所以說,老細都是睇表面的。

當然,上班後逐漸把鬚再蓄起是常識吧。

想留鬚的朋友,可以留意這幾點:一,如果你本身青靚白淨,請保持形象,不要強行改變,青靚白淨本身在香港是煞食的,應該係除非唔係;二,中等至略胖的身型較適合,太瘦的話你要營造完整的道骨仙風形象,那鬚才有用武之地;三,品客薯片佬不易做,留二撇雞前請再三照鏡。

以上是少許個人意見,開始留鬚前,請先徵求家庭醫生、女伴、男伴、或阿媽的意見。謝謝。

leung
靚仔如梁朝偉,則不受任何規則所限

作者:天光墟

編輯:佬訊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