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鄧永鏘:來不及開的最後派對

鄧永鏘日前逝世,未開的派對提早結束,從此世上少一分幽默、少一分優雅;隨他而去的,還有那個已成記憶的老香港。

身為巨富鄧志昂家族後人,祖父為九巴創辦人之一鄧肇堅爵士,鄧永鏘是名副其實的「四世祖」。但單單錢買不了品味。身穿棉襖、口叼雪茄,嘴邊說着一口流利牛津腔的英語,鄧永鏘巧妙地調和中西夾縫間的文化元素和符號,才是令他被稱為香港貴族的原因。

鄧永鏘操作自己定位的手法,其實也是當年香港游走東西文化的縮影。在英國人的眼中,鄧永鏘是中國文化的大使,早年創辦的服裝名牌上海灘,也許難稱得上是正統唐裝,但卻是更容易讓西方人入口的時裝變奏,正如陶傑所說,是迎合到西方的「獵奇中國學」。

鄧永鏘也不單是個黃皮白心的英國貴族,穿搭往往帶着濃厚的個人風格。在正常的西裝中,袋巾一般都放在外套左邊。有說是因為大多人是右撇子,較方便取物;也有說是左邊較近心臟,用來放幸運金幣,取其吉利之意。但鄧永鏘每每卻將袋巾放在外套右邊。常說穿搭不要太安全,要make it a bit weird。這樣看來,袋巾在右邊的不協調,反而是鮮明的個人風格。

這些signature的穿搭,讓鄧永鏘成為一個eccentric的存在,既掌握了上流圈中默認的規則,也帶着一抹異色,讓他永遠令英國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而回到香港人面前,鄧永鏘呈現的就是另一種形象。掌握着華人「浸過鹹水更馨香」的心理,他以正統英式紳士的禮教,投射着當年香港人攀爬社會階梯的欲望。

拿鄧永鏘與古德明報上的英語論戰為例,對着學究型的古德明,鄧永鏘左一句英國人不是這樣說,右一句多與英國人溝通,那是只有浸透了英國生活的人才有資格說出口的話。香港人一般都不喜歡這種腔調,但鄧永鏘說來並不違和,因為他有戴妃好友身分和KBE勳章壓場。

而鄧永鏘在《金融時報》的專欄,也印證着這種印象。那些以幽默啜核的英式筆觸為讀者提供的lifestyle意見,譬如不要以啡色皮鞋襯牛仔褲、用餐時不用等齊所有人才開始、招呼客人時不要開他們帶來的酒等。實用嗎?可能只有真正的紳士才用得着。但我們還是會喜歡讀,因為它們喚起了香港人的英式想像,那是一種帶着經濟起飛年代印記的美夢。

Until the bitter end

不過舊夢始終是個夢,眼睛張開,身邊依然是看不過眼的現實。現實是,現代人的衣著愈來愈casual;現實是,香港所謂的貴族,說的不再是牛津腔,而是北京腔。20多年過去,香港的流金歲月已早鄧永鏘一步逝去,留下的只有一個無法填補的文化和美學空洞。

現在香港還出得了像鄧永鏘這樣的人嗎?可能不能,也可能不需要。老先生的說話可以聽、可以學,但不能拜。鄧永鏘是時代的產物,而歷史的巨輪早已向前輾去。前輩退場,往後的事就要由後輩接棒。香港的優雅風格,以後就由香港人在香港提煉出來。

說起來,鄧永鏘曾經這樣論香港﹕"We must hang on to this holy trinity of a decent judicial system and uncorrupted community and genuine freedom until the bitter end."

但願在最後的bitter end來臨之前,我們能再開一次狂歡派對。

 

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刊登於星期日明報

佬訊ig:loshunmag

緊貼佬訊fb:loshunmag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