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仔法西斯

致所有unapologetic的牛仔法西斯。

有這樣一班人,他們來來去去好像都只有一條深色直腳牛仔褲。永遠捲著厚厚的褲腳,牛仔褲的後袋上大多有一個被銀包磨出來的長方印記。

這班人,我們不妨稱他們為牛仔法西斯。

牛仔法西斯對牛仔褲,有著原教旨主義般的狂熱。只有原色未脫漿Shrink to fit的牛仔褲,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。

1. 原色未脫漿

指的是牛仔褲生產時,除了染上深深的靛藍外,也會另上一層漿。這層漿讓褲子更容易編織剪裁,不過新褲的質感,會很硬像卡紙。因此要水洗過幾次,脫漿才能舒服地穿著。換言之,原色未脫漿是牛仔褲最初始的狀態,未脫漿的牛仔褲也可以稱為Raw Denim。

img63695190.jpg
Wrangler的Raw Denim,不洗的話穿上去是硬淨不貼身的 Source: Rakuten

2. Shrink to fit

由於早期防縮水技術仍不發達,全棉的牛仔褲經洗完以後,會明顯縮水,腰圍可縮小兩吋、褲長更可以縮短三吋。因此當時買牛仔褲,需要按縮水程度調整尺碼,洗完讓褲子縮水才會合身。

df3e558aa2bca0c09cf6a6bc55d3baab_Fotor.jpg
Levi’s 501的tag有提供縮水程度的資料,方便選購 Source: Pinterest

而在以上兩條條件的基礎上,牛仔法西斯還有更多對Raw Denim的執著。

例如褲子是否有Selvedge(布邊)、Rivets(鉚釘)、拉鍊、鈕扣,乃至商標章的物料及設計等等,有機會再講。總言之,越接近早期牛仔褲設計的細節,越能令牛仔法西斯著迷。

對大部分人來說,牛仔法西斯堅守的,其實就是麻煩落後的東西。洗又會縮水,加上極易甩色,從使用角度來看,非常不便,現在的褲子根本不會允許這些情況發生。

但正正就是這些不完美之處,讓每一條mass produced的raw denim,都可以與一條佬能建立起獨一無二的關係。這是牛仔褲背後所代表的工業時代邏輯裡,最大的悖論。

P1030540
跟了佬編許多年的幾條牛仔褲

一條佬與自己的Raw Denim建立關係的過程,其實有如一場戀愛,甚至一個宗教儀式。

最original的方法,是牛仔褲買回去後,在浴缸放一缸水,親自穿上那條褲子下水。約半小時第一次脫漿縮水後,離開浴缸活動一會,讓牛仔褲在縮水的過程中,適應身體的動作,獲得最佳的fit後,才慢慢晾乾。

有些死硬牛仔法西斯,甚至會將褲子一直穿在身上,直到褲子自然風乾。

51ac2facbd67e0258012ce0e5a5d9f65.jpg
Raw Denim下水禮 Source: Pinterest

洗褲只是第一步,往後的路更漫長。那條只洗了半小時的牛仔褲,日後需要不停穿著,但是不。能。夠。洗。為的,是在自然甩色的過程中,隨著活動習慣在牛仔褲上「養」出一條條深淺不一的痕跡。可以是胯部一條條的淺痕、或者是後褲袋每天放銀包磨出來的褪色痕跡,甚至是破洞、撕裂。這些效果要出現,起碼都要花費一到兩年的時間。

P1030523

在fast fashion當道的現在,一條褲子穿幾年是不可想像的。而對牛仔法西斯而言,這不是犧牲,而是樂趣。街外那些賣特別洗水、破洞details的designer jeans,就正正是模仿這種Raw Denim經年變化的效果,但對牛仔法西斯來說,這些designer jeans都是懶人用錢換時間的速食產品。

一條Raw Denim最特別之處,是可以感受另一種衣著experience。越舊越寶貴、從零開始一直變化,一條高質牛仔褲,其實是可以和人一起成長,承載一個人的生活故事,仿有靈魂生命。這可能是衣物的intrinsic value,或者穿搭的終極關懷。

為什麼佬編會那麼清楚這一切?

因為,我也是一個死不悔改的牛仔法西斯。

佬訊igloshunhk

佬訊Medium:@loshunhk

緊貼佬訊fbloshunhk

 

 

 

廣告

對「牛仔法西斯」的一則回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