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飯魚之死

常說糟糠之妻不可棄,但對於陪著港人多年的白飯魚,我們卻棄之如敝履。隨著白飯魚沒落,港人也失去了踏實的根據。

陳冠中在《什麼都没有發生》裡,說港人沒有「根」,不能在「同一點留得太久」,白飯魚就是一個例證。好好地一對便宜又襟著的白鞋,卻因涉嫌「影響學童腳掌健康發展」為由,被保護子女的家長們重重打入冷宮。受市場影響,白飯魚逐漸消失,以往隨時買到的盛況不再,只能間中在屋邨街市或文具舖找到一兩對貨尾。

或者,要消滅香港的文化,不只從語言被抹殺開始,還從我們主動離棄的白飯魚開始。白飯魚的消失未必是個陰謀,卻是個事後才察覺到的悲劇。

講到底,白飯魚真的會影響孩童腳部的成長嗎?不確定。近日就有研究指出,鞋的保護能力太強,反而會影響腳部成長,令腳的其他部位更易受傷;像白飯魚這一類「仿赤足鞋」,反而能夠增強小腿及整個足部肌肉發展。而以前也曾經有教授認為,兒童穿厚底波鞋,減低了腳板的受力,反而會影響腳掌成長。

而即使論外觀,白飯魚的極簡結構,也絕對不失禮。綁帶款、黑色、深棗紅色、淺藍配藍白間條,以穿搭的角度來說,絕對比其他fast fashion品牌出的99蚊布鞋抵玩。追求有點不同的,甚至可以選擇生膠底、鞋面有兩間的高級白飯魚,又或者鞋頭內側有防磨膠的羽毛球版,各種款式任君選擇。

或者白飯魚的原罪,從來都不是「扁平足」,而是不及外國月亮圓的本土草根味。在這裡,本土就是罪,香港人從來都看不起香港人所以當美國有Converse、日本有Onitsuka Tiger、德國有GAT,甚至法國也將上海國貨的飛躍轉型為法式復古高檔波鞋時,惟獨紥根本土數十年的白飯魚,始終未能成為我們的國民布鞋。

但過去終歸是過去,連蜻蜓牌也都停產了,白飯魚可算是正式玩完了吧。但佬編仍然夢想有一天,各式各樣的白飯魚能在香港遍地開花,孩子人人腳上都是一對白飯魚,自由地在公園亂跳亂跑。

原文刊於虛詞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