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優雅地過年

過年,其實是一門妥協的藝術。一大班家人親戚歡聚,固然溫暖喜慶。但與此同時,三姑六婆的連珠尷尬問題、頑劣𡃁仔的左衝右跳,或者是醉酒親戚out of place的指指點點,都是伴隨過年的嚴重副作用。如果「他人即地獄」這句話可以visualise的話,那應該就會是團年飯後的那段生果時間。

要如何與無法規避的現實妥協,是過年優雅地佬去的重要課題。最常見到的,是挑戰審美下限的過年穿撘。喜歡全身明紅items的媽媽級長輩,是毫不沉默的大多數。與其恥笑他們陸味濃,不如試著讚他們穿得比一封利是更利是,說不定能逗到更多利是。

至於那些喜歡穿亮面黑色,有如垃圾袋一樣的羽絨褸的那些叔父輩親戚,新正頭當然不能說人似舊垃圾,應該試著說,這款褸是爆款,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平日都喜歡著用。潮物最緊要要有大人物加持,這麼高大上的reference,應該可以把他們哄得很開心。

解構傳統審美的穿撘還是其次,過年中不能承受之輕,是親戚朋友那些似小實大的small talk。人工多少、有無前途、有無拍拖、幾時結婚,這些關乎時間、數量的客觀data mining,卻往往有能力令回答的人陷入形而上的哲學思考,直接面對生命的無常與荒謬。佬編應對的辦法,一向都是to deceive and to confuse,使用一些時下流行的jargons,什麼斜桿族、共享經濟,光是解釋這些名詞,就足以消磨一個下午。

但最近發現,那些志在填補dead air的small talk,只是濕碎小事。那些有認真研究你本人的遠房親戚或朋友,殺傷力才是最大。在好不容易掃清無謂雜物的年廿九下午,佬編收到一條來自素未謀面的family friend短訊:「我見到你的文章,確實聰明,但是和蘋果日報那幫人混埋,前途可見。大家有緣相識,狗年就走,就聽我囉唆幾句。」

這種問題,hea答的話是對對方不尊重,認真答的話,是對自己不尊重。搜腸刮肚一輪後,佬編唯有開個罐頭答案:除咗恭喜之外,都唔知應該講咩嘢好。

祝諸君新年萬事勝意,豬年繼續優雅地佬去

原刊於蘋果日報
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