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的聖域

[強烈譴責] 見到施丹興奮是人之常情,但這位拍照的人兄,嚴重干預了一個佬難得的solitude,應該get his spring pocket barbecued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男人的聖域”

Advertisements

悼劉以鬯

因為梁朝偉,開始看王家衛;因為《花樣年華》,認識了劉以鬯,然後讀了《對倒》、《酒徒》。周慕雲、劉以鬯,兩個以文搵食的人,不知不覺成了佬編心中的理型。

劉先生是個不折不扣的寫稿機器,最高峰時每天寫過萬字,分別投稿十三家報館。他說,當年一千字文章的稿費,起碼夠食三十碗雲吞麵。日寫萬字,一天的工作就差不多夠吃一年雲吞麵。

一萬字當中,大多是娛樂為主、吸引眼球的東西。在清高與生計之間,劉先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,卻總又在萬字之後的深夜繼續寫文自娛,成就了一本又一本風格前衛的小說。

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為生活放棄理想,一直是長夜感觸自憐的最佳題材。但喜歡不是說出來的。還好劉以鬯始終不是周慕雲,也不是《酒徒》中的老劉。他的成就,側寫出對生命虛無的解答。

– F.

Image: 蘋果日報